• 最近天有些冷,不知道你在那方是否也会有寒冷的感觉?在家的日子里,记忆中的你每到冬日,身体总会不适,愈发的憋闷气短。记得那时闲聊说起,你这样的身体应该是适合南方湿润天气的。只是如今,我已在南方定居,而你却留在了那片曾经耕作的故土。梦里常常有你来南方...
  • 写在2014最后一天
  • 你 走了

    于是每次与他的话

    变得越来越客气

    偶尔想起

    回家的场景

    处处束手束脚

    在熟悉的家里



    愈来愈像个外人

     

  • 2014-02-27

    再次回来 - [岁月年轮]

    再次回来,清晨醒来,入目的依旧是那熟悉的衣架,凌乱的衣裳。努力去回想过去的春节,似乎只是隔夜的梦。虽然床头的车票显示自己是游荡了半个中国,依旧如梦。

    终于还是做了决定,安稳的做个读书人,所以开始每天步行,以期能甩掉满身的赘肉,好有个读书人清瘦的样...
  • 总以为自己长大了,变的足够坚强,可以用笑容去面对所有喜乐哀愁,可以做到任它千般风浪我自岿然不动。然而当烟花落下,当所有喧嚣归于平静,当所有雾霾渐渐散去,当尘埃落定在泥土里,当黑夜再次降临在身上时,却发现自己还是当年那个习惯抱着老娘双脚才能安然入睡...
  • 陌上花开莫相问,凡尘此去。
  • 2013-01-19

    不经意之间 - [岁月年轮]

    在经意与不经意之间,时光的轮盘已然转过了末世的2012,没有洪水,亦没有火山,没有永久的黑暗。所谓末世,就那么平平淡淡的过去了,平淡的不带半点味道。

    自小硕毕业以来,人是日渐惫懒了的,虽仍时有胸臆,却终是懒于下笔留痕。事后回想往事,常常悔恨不已,便是因了恼人的记性。虽日渐惫懒,却也要循了旧例,于年终岁末时将过往一年的种种琐事,一一过目一番,择其重者辅以文记,以备日后衰老之时,于南墙下的阳关里有些打发时光的闲趣。

    记得元旦那夜,于嘈杂的火车站,在微博上留下了“现在2013的头上,回望过去的2012,悲喜交加的一年,笑着流泪!”

    欢笑的上半年,一月的尘埃落定,二月的意气风发,三月的蓦然回首,四月五月的你侬我侬,六月的顾盼生辉,七月的携手同归,八月的巢穴点睛。冷落的下半年,九月的伤足之痛,十月的霹雳惊天,惶恐家归,十一月的草定佳期,十二月的龙凤呈祥,风雪夜归。所谓文人气质,所谓指点江山,所谓福寿绵延,所谓鸿运当头,一夜之间都成了虚空里的水泡。是前半年用尽了所有的气运,还是下半年触礁了莫名的霉运,只是就在那么经意不经意之间,一切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  • 2012-10-08

    天蝎座 - [风言风语]

         据说天蝎座的人,总是喜欢YY各种不幸的事发生,然后自己正是那事情的主角,于是开始扮演一副苦大仇深,悲天悯人的乱世风情。不确定其他的天蝎是否真的会如此,只是我这个光棍节的天蝎貌似真就如此。水煮鱼的日子里,各样的物事总是不紧不忙,不慌不忙的依次的发生,偶尔乱了顺序也只是平添了些许鸡飞狗跳,从不曾给生活带来半点的新鲜涟漪。于是,每每沉寂的生活过于无趣事,便会在脑海里编织各样的故事,将自己代入那不堪的岁月,试图用那些撕心裂肺的假想刺痛久已麻木的神经,编的好时,便会泪水横流,畅快一番,编的不好时,便是头痛欲裂,决心以后再不敢这样的傻事。

     

  • 2012-10-08

    2012 国庆 - [岁月年轮]

    2012,中秋、国庆、假日。

    今年的中秋是第一次有人陪伴的中秋

    今年的中秋是第二次在加班中度过的中秋

    今年的中秋是这方天地的第八个中秋

    一次帐篷,两场电影,庙会,火锅,焖锅,只是少了徒步~~

  • 2012-10-08

    2012 仲夏 - [岁月年轮]

    2012仲夏,流火,七月,奔波。

    那个夏天,是近三十年来,最为奔波的一段时光。

    南昌—潍坊—东营—济南—青岛—北京—辽宁—北京—南昌

    南昌,一个生活了9年的地方,二字头的岁月都是那方天地下消磨的。

    潍坊,生活了二十年,想起来倍感亲切,却又说不上熟悉的地方。离开的近十年里,那里发生了太多事,太多的改变,物非人亦非。

    东营,自小时候起,便每年春节都要去的地方,因为那里有远嫁的姑姑。

    济南,自南下以来,每次回家都要路过的地方,只是少有驻足。这次的到访,是因了陈同学自北方来,特地去接站略尽地主之谊。与陈一起游了大明湖,赏了趵突泉。

    青岛,第二次赴青岛。第一次去青岛是见魏军,那时他还是快乐的单身汉,正日日过着闷骚的小资生活。那时吃了他炒的菜,对饮了即墨老酒,游了阴天里的海边。一别经年,第二次再去,原来的魏同学已经成了魏编辑,更在教堂见证了他的盛大婚礼。值得一提的是第一次在北方见到了同在南方的老金。

    北京,盛夏的北京,路过。十里路开价100的出租车,着实让来自偏远地区孩子见识了帝都的雄伟。

    辽宁,做梦都不曾想到这辈子会与之有任何联系的地方,却在那么经意不经意之间结了不解的缘分,原来那里的山挺高的,原来那里的人挺少的,原来那里的美丽女子有着前世的约定。

    北京,盛夏的北京,时隔三日之后的再次路过。出租车依然雄伟,只是这次有了地主玲燕主任的接待,乡下来的孩子便有了些些的底气,更去吃了那传说中服务超好的火锅,只是可惜光顾着好吃,竟忘了店家的名号。相见吴同学送了央视珍藏版的光盘,顺便问玲燕主任讨要了一番去年许诺要送的礼物,只是不知道在明年夏天来临之前会不会有所消息。

    南昌,梦里都想着逃离的地方,在这里度过了二字头的第一年之后,不曾想真的要在这里度过二字头的最后一年。想来这也是蛮恐惧的事,只好信誓旦旦的告诫自己,三字头的开始一定不在这里,于是便郑重的下定了决心三字头的春节还是回北方的老家去过,在哪里开始所谓的三字头。

  • 2012-07-21

    多梦的季节 - [风言风语]

    与我而言,多梦的季节总是和失眠联系在一起的。大约是高中起便添了多梦的习惯,一直以来都是时好时坏的蔓延着。说不清原因,我也便随性的那么任由着发展,偶尔也会乐于在天马行空的虚无缥缈间畅游,感受那份虚幻带来的些许满足,悄然的遮蔽着对现实的逃避。

    近来的天气愈发的燥热,夜里常常是似梦似醒,常常说不清究竟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中。夜半醒来,窗外的货车的轰鸣,掺杂在屋顶虚暗明灭的莫名里,无力的恐慌,总会席卷了整个身体,僵硬的四肢似乎只有眼珠和大脑在活动,又或许眼睛的转动也只是心理作用的假象。于是每个早上,满身的汗水总是合着满心的恐慌暴露在夏日的阳光下。

  • 2012-06-14

    刺眼的阳关 - [岁月年轮]

    摸不清岁月的年轮,猜不透生活的底蕴,只是匆匆,恍若隔世。

    习惯了无休止的忙碌,早已久违了夜空的星辰,

    习惯了来去匆匆的凌乱,早已消失了那个喜欢夕阳,喜欢坐在草地上看夕阳的孩子。

    常有人问起,为什么又回到这个地方?

    其实,自己也说不清。

    或许是因了自己心中的那份怯弱,

    又或许是因了隐藏在内心深处的那份自卑,

    又或是在无休止的留恋留在这方天地的曾经的青春。

  • 2012-05-21

    多做多错 - [岁月年轮]

    是不是真的就是多做多错?可是为什么那些跟我没犀利关系的事也是我错?从南到北,经年的坚持,到底是为了什么?

    常常劝自己,年轻人多做事是应该的,吃亏也是福,可是事实呢?

    总是越做越多,越做越错~~

  • 2012-05-16

    516? - [岁月年轮]

    516?

    今天是特殊的日子吗?

    抑或不是

    只是那年
    我站在
    图书馆顶楼
    从镜头里
    看着
    火炬穿过学校
  • 2012-05-14

    忙里偷闲 - [岁月年轮]

    这两天洪城终于做到了名符其实,成了著名的江南水城,马路上捉鱼,游泳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事。某人的生活也像极了这突如其来的暴雨,连绵不绝。拍东西、上课、赴宴、再拍东西、再做后期,所有的事都联袂而来。

    终于回到办公室,腰酸背痛的不行,看看办公桌上的转运竹,回头瞄一眼窗户撑伞而过的人们,一切都是那么宁静,如果时光能够在这一刻停止了流淌,那该多好~~

  • 2012-05-08

    经意不经意 - [岁月年轮]

    终于湿闷的空气还是耐不住了,伴随着轰鸣的雷声,雨点肆无忌惮的落在了地上,只是透过办公室的窗户望去,并没有见到预想中鸡飞狗跳的人们在雨中狂奔,或许他们一早便有了准备吧。

    连续编了几天77级校友毕业三十聚会的视频,看着他们当年青春的黑白照,听着一首首老去的歌谣,原来时光是如此的奇妙,就如一把刻刀,在所有人的脸上都刻下了似浅似深痕迹。正如其中一位老校友的感慨“当年青春靓丽的美少女们,如今只剩下了风韵犹存;当年帅气的小伙子们,如今都已是上秃中凸的老男人了。”

    时光就是如此可怕,经意不经意之间~~

     

  • 2012-05-02

    重新上路 - [岁月年轮]

    不经意间

    时光的年轮已经转过了一圈又一圈

    逆光的光晕里

    模糊了许多的前尘往事

    未来的岁月

    也在其中闪耀

    习惯了前行

    习惯了沿途的风景

    习惯了低头走路

   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~~

    偶尔停下脚步

    却也发现

    原来

    又是一弯新月

    又是繁星点点

    四月的前湖

    有晴雨

    有花香

    再上路

    也好

  • 2012-04-26

    莫名香 - [岁月年轮]

    鄱阳归来

    打开办公室的窗子

    迎面的竟是一种莫名的香气

    悠悠的 淡淡然

    料想是因了今日天晴

    哪株

    耐不得寂寞的花草

    趁了春光

    便绽放了

  • 四月、暮春,乍暖还寒的季节。老天的心情总是那么的阴晴不定,像极了小孩子的脸,在哭与笑之间不停地变幻,并且总是那般的毫无征兆。昨天上午还是阳光灿烂,到了晚上便成了细雨如梭,而今天更是大雨滂沱,透过办公室的窗户看去,如翠的樟叶在风雨中是那般的飘摇。透过厚厚的眼镜片,抬眼望去的像极了泪眼摩挲。不知道老天为什么会哭的这般畅快淋漓,是伤心到了极处?还是高兴到了极致?

    说不清是无厘头,还是意识流,脑海里竟挥不去的都是狗不理的青春。那些年,勇敢的像个孩子一路奔来;那些年,轻狂的像个疯子末路狂欢;那些年,青涩的像个傻子呓语连连。九个寒暑,九个暮春,曾经的现在都成了过去,曾经的将来都成了现在,留下的只是满心无奈,是不是天蝎的孩子注定了就是要这般纠结,这般无奈,总会怀着忧郁行走在世间,总会在流转的时光背后感叹生命的流逝。

    什么时候才能长大,什么时候才能成熟,可以不再像个孩子一样思考,不再像个孩子一样行事,去做该做的事,去做能做的事,静静的向着墓草枯荣处宠辱不惊的走去~~~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12-04-19

    四月迷香 - [岁月年轮]

    四月的洪城,或许是终于奈不住人们的唠叨与埋怨,竟不再像三月那样用无尽的烟雨迷蒙溺爱着这方的化民。偶尔也会偷个懒,悄然的收起散出的雨云,让久违的阳光开始洒落大地。然而,洪城毕竟还是宠爱着这里的人们的,仍旧会隔三岔五的便用丝丝细雨滋润一番。于是,四月的天空便在晴雨之间不断的变幻着。

    虽晴雨有变,到底万物还是没有辜负春日的一番心意,悄然间便开始了俏丽展示,你方唱罢我方上台,连日里竟是芳香不断。

  • 前次发的亲鸟那组图片,是偶然间在微博里瞄到的,初见便心有所动,因为那像极了幼时门前的那一幕,一直麻雀不停的试图将另一只死去的麻雀用嘴巴衔起一起带着飞走。一次又一次,每次都飞的高高(现在想来该是不高,只是在当年孩童般的眼里该是很高了)的便重又跌落,说不清为了什么那时候竟然就在那里呆呆的看了许久。流转的时光,一去便是很多年只是那天午后的雀鸟却一直烙在了心里,仍会不时的涌入思绪。

    那年冬天,那个午后,那个孩子,那对雀鸟~~~~~

  • 2012-04-11

    三月物语

    似乎近年来的生活总是会慢那么半拍,时间到了四月却才想起三月的物语。或许这便是传说中所谓的拖延症吧。今年的春天要比往年更像是秋天,繁花香了没几天便开始在细碎的雨里渐渐零落,像极了秋日的凋零,特别是那纷纷而下的樟树叶,厚厚的铺了一地,如果不是枝头有那么些的新绿,一定会让人恍惚了时空。

    三月里行军床进了办公室,阴雨连绵的日子,偶尔午间的闲暇,躺着小惬意下,还是蛮有些味道的。只是那种时光,在一个月里都没有几天,偶尔抬起迷惘的眼神,看看那张闲置的行军床,只能留下一丝苦笑,索性收了起来。那天还是搬回住的地方吧,说不定那个午后可以躺在阳台上晒太阳。

    说起太阳,似乎在这个春天里变成了奢侈品。三月的天,几乎是没有太阳的,为了享受些阳光的味道,不得不冒着寒风北上,在帝都的碎尘微粒中享受了一番。

     

  • 2012-02-20

    亲鸟 - [哲理小思]

  • 户口落定,终于尘埃落定,没有他人祝福里的欣喜,也没有心中预想的那般悲悯,一切都是那么淡淡的。不觉间重回这里已经近十天了,只见过一次的太阳,料想没有太阳的日子皮肤应该会好些的,结果却是正相反,原本黯淡的肤色,愈发的黑了些。

    近来的日子,总会在梦里惊...
  • 2008,那年第一次去了深圳,那年去了广州,乘兴而去,败兴而归。那年见了某人四次。

    2009,那年见过了青岛,那年跑了江西很多地市,那年见了某人四次。那年所有的爱恋走到了尽头。从春天到夏天,从虚幻到虚妄。

    2010,那年一月,在寒风里我离开了前湖,那年去了深...
  • 2005年,其实关于2005跟2004都是相似的,没有什么特别的记忆,即便是用尽了全身力气去想,仍旧似北方腊月里的雪白茫茫一片,偶尔有个凸起,是风成的雪堆。翻检旧日的资料,2005的那个雪堆该是那年跟班上同学一起做的中国电影百年回顾展,记不清几月份的事,只是印象...
  • 再过四十五分钟,这个元宵节就算是闹完了,再过四十五分钟,这个春节也就算过完了,再过四十五分钟,而立之年的工作也便正式开始了。突然发现经意不经意之间,自己竟真的迈进了三字头的行列,虽然心里还总觉得自己是个孩子,一直在坚持这些年没什么变化,可是生活总...
  • 2011-12-30

    那年是2011

    那年是2011,是我在南方那个烟雨迷蒙的城市呆的第八个年头,也是我在那熟悉的前湖畔以老师身份存在的第一个年头,巧与不巧,合与不合,八年的时光流转,有些寒来暑往,人来人去,有些东西变了,有些东西没变,有些东西变了之后又回到了原点,譬如生活中的我。

    八年前常常是一个人行走在教学楼与寝室之间,偶尔的去超市买几个香蕉,或是去后街买个烤红薯,静静的一个人在冬日里安享那份冷寒里里惬意,如今还是在教学楼和寝室之间奔走,只是当年那个喜欢吃香蕉、烤红薯的孩子,已经开始慢慢喜欢喝茶了,虽然品不出茶的味道,只是喜欢多喝几口而已。

    岁末的日子,在潮湿的空气里,人总是容易变得懒散些,在懒散的时光里又容易变的碎碎念,喜欢回忆,喜欢去细品过往的时时刻刻,有人说:如果一个人总是喜欢回忆过去的美好,那么的现在一定过的不开心。不清楚这句话究竟对抑或是不对,或许如今的生活就是《法国中尉》里那个女人透过镜子看到的自己吧。

    那年是2011,2月末的日子,我重又回到了那个耗费了我三分之一生命的地方,经过了2010从南到北,从东到西的千里奔波,煞费苦心积蓄的那份激情终于在野地的风里慢慢的消弭了。虽有不甘,却又不知该如何解脱,于是那个阴霾的早上,我还是回来了。

    三月的加班、四月的加班、五月的加班,在忙碌中麻醉自己,开始学着闭嘴,开始学着宁心静气,不想未来~~六月的迷醉,开始单车的旅行,偶尔也会去泳池里玩水,默默的黄昏里背着双肩包、挥舞着网球拍、以单车20码的速度穿过熙攘的人群,我知道那是一个孤单的孩子在疯狂的装逼~~

    七八月里最开心的事便是在京城见了刘和陈,吃饭,聊天,走路,上课,突然发现京城的夏天比洪城的夏天要凉快许多。九月的加班、十月的加班、十一月的加班、十二月的加班,可怜的孩子只有在加班时才能感觉到生活的乐趣,以致于如果那个晚上抑或周末不加班了,顿时便觉得无助起来,恍惚之间竟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  那年真的是2011,那年真的要过去了,明晚的晚会,我还会在那里玩摇臂,我还会看着那个方寸的小液晶屏,在满场的喧闹里细数着过年的开销~~~

  • 2011-12-29

    恍如昨天 - [岁月年轮]

    昨天收到了L同学寄来的明信片,入眼的仍是那多年没有变化的字,有些圆,有些无拘无束。明信片上贴了国庆阅兵的邮票,邮票边上她说于所有同学中,与我最像亲人。还说只有成功会慰藉我们旅途中所有的艰难。看完这些,突然有些眼酸,不知道说些什么好~于是捻起那明信片,旋转在手心里。转着转着,不经意的落在桌上,这才发现原来这与往昔的明信片是那样的不同~不是风景,不是卡通,而是今年夏天我们与京城相见时我、L、C三人的剪影拼图~原来很多年过去,从南方到北方,我们还是相遇了,只是那年的南方我和C学生,L是社会闲杂人员。而到了今年的北方我和C成了社会闲杂人员,L又进去读书了,流转的时光是多么奇妙的事。

    L这些年过的很风风火火,从北到南,从南到北,从哪个傻妞变成了如今的大姑娘。南方的日子,在前湖畔她很风云,或许是这里的水汽给了她足够的灵秀,以致她离开这里几年之后,我依然于无意中在这里瞄到她的痕迹。去了北方,她的路变得有些起伏,有些曲折,或许是因为北方多丘陵,少了水汽吧。她是个看起来笨笨的聪明孩子,她是在蛰伏,是在重新适应那方少雨的天地,明年起风了,她还会好起来的~~

     

  • 2011-08-30

    夜半疯语 - [风言风语]

    虽然特别十分的困,但终究还是睡不着,说不清是哪根神经搭错了线,抑或是那根神经短了路。逐一的翻捡过去日子里写的博文,最后一篇的落尾竟是在高考前两天—今年的。过往的日子,有许多事都是值得说道说道的,只是每每在脑海里浮想联翩之后,便匆匆作罢了,因为实在是懒得动手打字~~~借了今夜的这难眠,便把欠的功课都补了吧,虽不免有敷衍了事之嫌。

    【宁愿天天下雨】

    宁愿天天下雨,是张爱玲写的。接了后半句该是,以为你是因为下雨不来。这本是出自《小团圆》里的句子,原本是张写给胡的私语。只是前些日子,我将之断了章,放在了个性签名里,原本只是因为那些日子南昌的天气过于热,而有所感慨而已。谁曾想,竟有朋友问起是不是有什么故事发生。顿时无语,原本是断了章,也便该是重新起了意的,又何必琢磨那许多呢。

    【因为你来,所以我便掉在了水里,这便是因果】

    宿命,因果,总是玄之又玄的东西。